歡迎訪問諾克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付費加更周」第三百八十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時間: 2020-09-01 10:33:53 | 作者:超級大坦克科比 | 來源: 諾克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11次

  「書里的每個字,都是我寫給你們的最好的情書」

  「給你們每個人的音樂 」

  380

  深夜來電

  貝娜和我媽將我的嘔吐物收拾干凈了以后,都去衛生間洗了洗,然后一群人才圍著餐桌坐了下來,但吃飯的卻只有貝娜一個,她爸媽真的很寶貝她,既怕她吃不飽,又怕她吃撐了,一直告訴她,這個菜多吃點,那個菜有點油膩,不宜多吃。

  這更顯得貝娜為我的付出尤為可貴,因為她真的是一個被父母捧在手掌心里呵護著的明珠,可是她卻心甘情愿為我去做那么多,甚至是臟活累活……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為了讓以后的自己不留遺憾嗎?

  轉瞬,我又覺得自己不該這么去想,因為不是每一份付出,都是帶有目的的,也許對我好,就是貝娜的一種本能;我記得,在我們沒有結婚之前,她對我也是這么好,她的這種好,甚至感染了我們身邊的人,所以,很多人都告訴我,她是最合適和我在一起過日子的一個女人,我會因為她而得到夢寐以求的幸福。

  ……

  飯間,貝娜的父母和我聊起了結婚的細節,現在有一個很棘手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明天迎親,我到底應該把貝娜往哪里迎?

  老余和我媽現在住的那一套,顯然不能算是我的家,因為那是當時買給余磊和趙琳的婚房,漳州人在這方面非常講究,一套婚房,肯定不能拿出來用兩次,這會失了禮數。

  租房,更失禮,也不吉利,意味著顛沛流離。

  如果用貝娜家的房子,又等同于入贅,這個問題,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難住了。

  過了很久,我終于開口說道:“我不在意是不是入贅,只要不委屈了貝娜,我怎樣都可以。”

  現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尤其是老余我和媽,因為在這之前,我反對入贅的態度,不亞于一個國家的主權被侵犯了,但現在,我卻是第一個妥協的。

  第一個打破這陣沉默的人是貝娜她爸,他肯定是希望我入贅的,因為他和貝娜她媽奮斗一輩子的成果,需要一個貝姓的人來繼承,所以,他用一種得到意外之喜的腔調,對眾人說道:“那就聽余味的,欣蘭(貝娜她媽的名字),你去把雙匯國際那套房子的鑰匙拿給余味,明天就讓余味和娜娜在這套房子辦婚禮。”

  沒過一會兒,貝娜她媽就拿來了一串鑰匙,然后解下其中一把,遞給了我;我從她手上接過后,她又解下另一把鑰匙給了貝娜,然后說道:“這是之前在廈門買的那套別墅的鑰匙,回頭你們裝修一下,就算是爸媽送給你們的新婚禮物了,爸媽對你們沒別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們婚后能經營好自己的小家庭,一定要幸福,知道嗎?”

  貝娜眼中含淚,她重重點了點頭,其他人都以為這個眼淚包含著幸福和對即將離開這個家庭的不舍,但我卻知道,更多的是來自于貝娜的愧疚……

  這就是可可當時為什么要臨陣脫逃的原因,因為答應結婚,也就是一咬牙的事情,但是婚后所要面對的那些細節和人情上的負擔,一點點累積起來,才是最最折磨人的,而此時的貝娜便正在經歷這個過程。

  ……

  陪貝娜吃完晚飯之后,余磊開車將我送往貝娜她媽剛剛給我的那套新房里,路上,他和我閑聊了起來,他對我說道:“我也不知道該羨慕你,還是該看不起你……你這一結婚,等于白白從貝娜家拿了兩套房子,其中還有一套是別墅,這是多少人奮斗一輩子都辦不到的事情……這些年,你老是覺得咱爸媽偏心,不公平,我承認這是事實,不過有失就有得,你算是娶了一個好老婆。”

  我點了一支煙,深吸了一口之后,回道:“這話不該你和我說。”

  “還記恨著呢?”

  “不記恨,但是也不愿意你和我談這個……你最近工作怎么樣?”

  “一眼能看到頭的工作,只能說不好不壞吧……我和趙琳的這輩子,大概也就這樣了。”

  “平平淡淡就是真。”

  “話是這么說,但是就怕趙琳不這么想……可能和她做的工作有關吧,接觸到的都是上流社會的人,所以她的野心也慢慢變得大了起來……她跟我說,等在這個行業把人脈積累夠了,就自己出來做一個公司……我問她有沒有生孩子的打算,她說過了三十歲以后再說……這個規劃,是不是有點太脫離家庭了?”

  “現在三十歲要孩子的家庭也很多。”

  “那些都是二十八九歲才結婚的人,我和趙琳二十三歲就結婚了,中間要空白個七八年,這事兒不敢去細想……”

  我轉頭看了看余磊,這么些年,終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危機感,我了解他,他就是一個求安穩的性格,而趙琳的事業心確實是強,所以時間久了,也會形成一個非常巨大的矛盾,可是我該怎么勸余磊呢?

  最難勸的就是這種事情,所以我在一陣時間很長的沉默之后,才開口說道:“多溝通吧,把你的想法用一種你們都能接受的方式去告訴她……現在創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開公司,各種成本太高,一旦出現資金上的問題,以你們現在的經濟狀況是肯定承受不了的。”

  “我也是這么說的,可是她不聽,她說不想這么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哥,你說我現在該怎么辦?我總不能把工作辭了,然后陪她一起創業,一起去做有錢人的夢吧?”

  稍稍停了停,余磊又說道:“其實我心里也明白,她拼命想奮斗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對我不滿,對我失望……女人一旦走上了社會,見的誘惑多了,就會失去那種單純,我倒是真的想去幫她實現她要過的那種生活,可是除了教教體育,我也不會做其他事情了……我不想冒險,只要不吵不鬧,日子能過下去就完了……你就算開豪車,住別墅,也不會多長一塊肉,是不是?”

  “是。”

  我這么應了一聲,便不再說話了,但我也不是在敷衍余磊,從我的內心來說,我很認可他的話,因為已經得到這些的我,并沒有覺得自己比以前快樂,我現在特別累,特別想好好睡一覺,不用做夢的那一種。

  ……

  余磊把我送到住的地方以后就走了,我進了屋子以后,甚至沒有去看布局,便倒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過去。

  差不多快要凌晨三點的時候,我才因為尿意醒了過來,我習慣性拿起手機看了看,上面竟然有十來個未接電話,歸屬地是杭州的。

  雖然我沒有保存姓名,但我知道這是唐果的號碼,我的心中當即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我們已經鬧成這個樣子,她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給我打電話。

  難不成,是因為我要舉辦婚禮了?

  就在我這么想著的時候,她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381

  蝴蝶效應

  我在稍稍猶豫之后接通了唐果的來電,她似乎在開車,電話里的風聲很大,以至于她的聲音顯得很無力,她向我問道:“你現在在哪里?”

  “漳州,怎么了?”

  “我現在就改道去漳州,你給我發一個地址,我去找你……就現在。”

  “你到底怎么了?”

  “現在不要多問,等見面了,我會告訴你……你不能拒絕我,不然我真的會死的。”

  唐果的話,讓我吃了一驚,我不知道到底在她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能讓她把死這個字說出口,我完全出于本能對她說道:“你導航漳州的雙匯國際,我就住在這里,等你進了小區,再給我打電話,我下去接你。”

  “好。”

  “大概多久能到?”

  “一個小時,我開快一點。”

  “你注意安全,不用那么急……”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唐果便已經掛掉了電話,我聽著掛斷的提示音,一時回不過神來,直到一陣冷風從沒有關的窗戶里吹進來,我才哆嗦了一下,然后又起身將窗戶關了起來。

  ……

  唐果說一個小時到,在過了一個小時之后,我便一直站在窗戶口往小區大門的方向看著,我有些焦慮,尤其是在又等了二十分鐘之后。我開始回憶著我們剛剛打電話時候的細節,她的聲音很微弱,像是受了什么重創……

  就在我準備再給她打個電話的時候,突然有一束強光從大門口的方向往我這邊射了過來,我看不清楚這到底是一輛什么車,但直覺告訴我,是唐果到了。

  我匆忙跑下樓,車子恰好停在了我所在的那棟樓的樓道下;這時,我又放慢了腳步向車子靠近,然后試探著敲了敲車窗……

  車門打開了,我這才確認坐在車里面的就是唐果……我從來沒有見她如此狼狽過,她的脖子上密布著大大小小的淤青,嘴角已經破裂,右眼里還有一個駭人的血塊,這明顯是被別人毆打過。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她很費力地解開了安全帶,然后從車里走了出來,可是剛走一步,她便站不住了,她搖晃了一下,便要摔倒在地上。

  就在我伸手扶住她的那一刻,她痛哭了起來,但是卻不發出聲音,她的身體在狂顫著,直到這個時候,她還在拼命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這就是我認識的唐果……

  ……

  屋子的客廳里,唐果坐在沙發上,我站在她的對面,等她的情緒稍稍穩定了之后,我才開口向她問道:“你的狀態太差了,要送你去醫院嗎?”

  “不用,我只是有點低血糖,你能給我沖一杯糖水嗎?”

  “我今天才住進這個房子,廚房里什么都沒有……”

  “有巧克力糖果什么的也行。”

  唐果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手也在不停地顫抖著,這確實是低血糖的表現;我不忍看見這種慘狀,于是抱以極大的耐心對她說道:“我到樓下去給你買吧,你坐在這兒等我一會……還有,你的車鑰匙給我,我幫你把車挪一下,那個地方是消防通道。”

  唐果把自己的車鑰匙遞給了我,我從她手上接過以后,又看了她一眼,這才轉身向屋子外面走去。

  ……

  我先去便利店給她買了一些吃的,還有兩瓶葡萄糖補水液,然后又去幫她挪車子。在我打開車門坐進車子里的那一剎那,便被驚住了,只見車子的副駕駛位置上扔滿了白色的紙團。我撿起一個,打開看了看,紙團上全部是暗紅色的血跡,這些紙團都是唐果擦完傷口的鮮血之后,扔在車里的。

  到底是誰把她毆打成這樣?

  我的腦海里頓時便浮現出了譚丙坤那張笑里藏刀的臉,這種事情他能干得出來,之前,他就用煙頭燙過可可,他就是一個十足的惡魔。

  此刻,我心里對他的憤恨,已經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

  ……

  上了樓,唐果還以剛剛那個姿勢在沙發上坐著,我將其中一瓶葡萄糖補水液遞給了她,她一口氣喝了半瓶,然后便喘著粗氣,過了很久,她才開口對我說道:“我被譚丙坤打了,他差點要了我的命。”

  “你不說,我也知道是他……他為什么打你?”

  “我和他攤牌了,我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我要他娶我。”

  “你之前不是說過,要等孩子不能做人流了,再和他攤牌嗎?……為什么突然這么心急。”

  唐果在一陣沉吟之后,正視著我的眼神回道:“是因為你和茶小清,你們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譚丙坤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把你們拆散,就是為了和茶小清在一起,去鞏固他們家的商業帝國……如果我現在不和他攤牌,以后就沒有機會了……一旦他真的和茶小清結了婚,就算我有了他的孩子,我也只能永遠活在地下見不得光。”

  “然后呢?”

  “他不讓我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然后我們就起了言語上的沖突,他是個有狂躁癥的人,他發了瘋似的打我,如果不是我跑的快,我可能現在已經死在他手上了。”

  “為什么不報警?”

  “不能報警,我的身份太敏感,這樣的矛盾如果曝光在公眾的視線中,我永遠也不可能進他們家門了。”

  “你就這么在乎這個身份嗎?情愿不要自己的尊嚴,情愿讓自己遍體鱗傷。”

  “是,我就是這么在乎這個身份……余味,你幫幫我,這個時候我只能靠你了,我沒有能信得過的朋友,你幫我找一個住的地方,我先躲一段時間……你不要急著拒絕我,你幫我,也等于在幫你自己……我太了解你了,就算你和貝娜結婚,你的心里也不可能真正放下茶小清……你現在唯一的機會就在我身上,只有我和譚丙坤結了婚,你和茶小清才有機會,要不然,他會永遠纏著茶小清的。”

  “為什么不去國外避一避,就算他神通廣大,也不可能找到國外去。”

  “我不能去國外,那里沒有朋友,也沒有能照顧我的人……等孩子到了七八個月,我就沒有自理能力了……余味,你就不恨譚丙坤嗎?他把你害成這樣,讓你永遠不能和自己喜歡的女人在一起……如果你想為自己出一口氣,你就幫我,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了。”

  我看著唐果,她那迫切的眼神讓我感到不寒而栗,相比于譚丙坤,我覺得她更像是瘋了!

文章標題: 「付費加更周」第三百八十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文章地址: http://www.xykjsm.com/article-95-218739-0.html
文章標簽:一章  付費  十章

[「付費加更周」第三百八十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相關文章推薦:

Top
九游论坛网页版 - 九游论坛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