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諾克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少年與海》好看嗎?經典影評錦集

時間: 2020-09-01 11:30:47 | 來源: 諾克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9次

  《少年與海》是一部由孫傲謙執導,于坤杰 / 李蔓瑄 / 孫心福主演的一部劇情 / 兒童 / 奇幻類型的電影,特精心從網絡上整理的一些觀眾的影評,希望對大家能有幫助。

  《少年與海》精選點評:

  ●這屆新浪潮單元第一片。新人導演的電影功底應該比較扎實,鏡頭的調度、色彩的運用、“界碑”(線索)的設置等都能看出誠意和野心。但或許由于過審問題,女主線被摘除后的片子割裂感有點嚴重,累贅情節不少,拖累了整部電影的敘事節奏。以少年作為唯一主觀視角,結果卻呼應不了主題內在的豐富可能性。演員們的青澀讓我經常跳戲,但小男主的也許有些過分的努力還是讓我最后選擇加上一星。

  ●青年導演里面真的很不錯呢。這兩天看海上影展下來,我最喜歡的一部。比春江水暖要好真的很多。開篇的長鏡頭和舊船上的長鏡頭,都特別好,沒有地球那樣為了長鏡頭而長鏡頭。有很多符號也很有意思。只不過不能細究。

  ●【釜山電影節展映】世界首映。非常驚艷而風格多變的處女作。開場文藝沉靜,中途喜劇魔幻,收尾嚴肅現實。小演員的選角是整部影片的亮點,其瀟灑不羈收放自如的狀態太棒了。再加上東北話自帶強烈的搞笑+忽悠套嗑屬性,金句頻出。魔幻現實主義元素運用營造出夢魘般氛圍,匠心獨運地串聯起閃回敘事。三人樂隊的幾次亂入一度有那么點庫斯圖里卡式的荒誕悲情感。兩處長鏡頭完成度蠻高,冷暖色調的變化與調色也用心。能感覺到某不可控因素對電影結構有不小的影響,片尾和諧字幕更像吃了蒼蠅一樣惡心。不過映后導演不卑不亢的坦然和美好希望,令人肅然起敬。

  ●今年比較驚艷的新導演作品,一顆心給到非專業演員的演出,自然不浮夸符合整個故事的格調。一顆心給到攝影和制作,作為都是第一次完成長片的主創,認真和敬業值得鼓勵。一顆心給到音樂,不搶主線的故事,情緒烘托到位。一顆心給到導演,從兒童的視角講述了成人都無法做到的善良和本性。一顆心給到編劇,中國的文藝片再也不是窮山惡水長鏡頭,再也不是黑色幽默的懸疑,從題材上是貼近生活,人物是鮮明活著的。一顆心給到導演,用人物去講人性和深度,不是所有人都會喜歡,但能看到他的思考和努力。

  ●所有那些對成年人繪聲繪色的模仿,都在蘋果掉到地上,書頁被撕掉的那一刻,變成了一種拙劣的裝腔作勢,因為那一刻,他已經真正來到了成人的世界,當少年臉上的純真無邪消失的那一刻,生活中幸福和痛苦的一體兩面也被徹底攤開在眼前。如果沒有最后的字幕,這個結尾堪稱神來之筆了,加一星也因為它。

  ●感覺今天來評論的都是來BIFF看首映的...其實很喜歡廢船內的一段戲,以及蘋果作為整個戲的穿插。導演說剪掉了女主的感情戲份,然而想知道的是,女主男友和傻子的關系,演員為同一人,是否有其中另外的伏筆?有一些情節沒有交代清楚,然而,魔幻現實交錯的一段還是要給好評,以及小朋友的演技非常了得了,我也很喜歡吹頭發那一段,真心非常美了。

  ●廢船內的戲很喜歡。恍惚之間,以為在看《黑貓白貓》了,相信導演肯定有受老庫的影響吧。

  ●4thIFFAM# 3.5實為難得的華語電影處女作。開頭出色的場面調度讓人即刻墜入夢中,纏繞的紅線、密布的蘋果,黃昏下的光色交織、赤裸的少年駐立遠望,起伏的海水涌起一片藍,如夢似幻的畫面。雖說敘事結構有些許不足,小演員的青澀演技,臺詞的細微欠缺,但總體還是瑕不掩瑜,片中魔幻般的夢境場景讓人震撼,鄉土氣息和奇幻色彩的完美搭配...

  ●攝影和調度很棒。幾個場景,路邊飯店和廢棄大船都印象深刻。但少年自從開篇學校后就再也沒有回去過,而是混跡在老司機和社會人中,嘴炮不斷,導致我再也不關心他的人生故事。如果說,好的青少年是會喚起共情,這個小孩似乎就是套著大人模樣在耍賴撒潑。同樣和接受度問題有關的,是你可以邊看片,邊蹦出導演看過的電影豆列,我反應過來的,至少不下十部,從庫斯圖里卡到塔可夫斯基,從四百下到遺忘詩行,從單車少年到……這樣寫觀感,就完全搞不清是導演在批示閱片量還是變成這里在顯擺(絕對不是啊)。蘋果好吃好滋味,但不能東掰一個,西啃一口,好好消化一個蘋果就很了不起了。

  ●#PYIFF# 應該是除了《我失去了身體》之外,今年在平遙看過的最好看的片子吧。色彩和鏡頭的調用都非常棒,即使是有所借鑒我覺得也是很合適的。美中不足的是,劇本的內在邏輯還需要再打磨。現在看起來整部電影更像是散文詩,很平實很好看,但缺少一點力度。雖然映后交流大家都在討論小男主,但我對女主以及她那條被切割得支離破碎的劇情線更感興趣。無論如何,處女作拍這個題材能拍成這樣,都值得鼓勵。

  《少年與海》影評(一):推薦看看

  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值得一看,支持新導演,支持新導演

  《少年與海》影評(二):少年與海

  海邊有三個聰明伶俐、心地善良的少年。傳說林子里有可怕的妖怪,一個個恐怖的故事阻止了他們與這個世界的親密接觸。三個少年認識了一個復雜的世界,進一步成長和成熟起來。這三個少年的勇敢非常值得我們學習,

  ?我們生活中也要克服困難,我就因為看到了這本書中三個少年不害怕的精神面前要迎任而上,而我就不如這三個少年。有一天我正在看電視,哥哥跑過來說:“婷婷妹妹,我帶你去騎自行車吧?”我一聽到去騎自行車,我就有點害怕了,因為我上次騎自行車摔了一下,所以我不敢騎自行車,我就害怕地回答:“哥哥,我現在不想騎自行車。”哥哥看我這么害怕就放棄了。

  每當我害怕的時候,我就想起這三個少年,并不時打開看看,它激勵著我走向每一天。

  《少年與海》影評(三):受害者與施害者

  

攝影周聰多年前就認識,一直很看好他,看到他的朋友圈有電影作品上映,早早的就來到MOMA電影城。拍得果然很好,有詩性氣質,完全看不出是一批年輕人的處女作。

周還在美國不能作陪,便介紹我認識了《少年與海》的團隊。讓我從側面了解了一些幕后的故事。電影看完又有幸與導演對話,收獲滿滿。

先說劇情(為了不劇透,說得夢幻一點),分為兩部分,前面介紹一個有野性的孩子,野性來源于父母早逝,來源于寄居家庭的經濟環境。后半部分,所有的人都在翻轉,受害者抗不過現實,就找個替罪羊,受害者秒變施暴者。多米諾骨牌導向最后一塊——孩子。而原生家庭的點滴又以非邏輯的方式在孩子眼前閃現,這符合孩子的視角,在他們看來,世界一定出了問題,不然為什么沒有按照我的理念運行。

放映結束,我針對劇作與導演探討,本片男主角本人父母早逝,只上過一年學,他的人生比電影中的人物更坎坷。在現實與電影之間始終還是有一道界限——控制者,痕跡越少品質越高,在這一點上,本片是上乘之作。

夸完了之后也想談一些小問題(僅代表我粗淺的觀點)——代價不夠。最后的謊言讓一個喜歡說謊的孩子說,代價太小;或也可是某種力量要徹底束縛孩子的野性。當然這么一改可能就俗了,沒有現在看這么靈動。

總之,《少年與海》里的少年栩栩如生,非常靈動,而那條海里奇幻的大船也在生命的某處等著我。害怕,它就不來了么?

  《少年與海》影評(四):《少年與海》:野性之外,更有靈性

  將《少年與海》的首尾并置起來是有趣的,它首先將最直接地揭示導演的創作意圖。在開篇段落中,明亮的光線、艷麗飽和甚至趨近于團塊狀的色彩使其流溢出一種伊甸園般、超現實的原始豐饒氣質;而在這個段落的最后一個鏡頭里,一個小男孩赤裸著身子奔跑入畫,背對攝影機在門框處停住,望向遠去的年輕男女。我們將會知道,這個小男孩就是影片主人公于小杰(于坤杰飾),而此刻他是在回憶或想象中模擬父母離去的情境。

  影片結尾,少年再次來到書店,他依然買不起用于制作剪貼畫的《海洋百科》,于是他開始撕下書中的圖頁,將它們雜亂地揉成一團塞進懷里(也許我們會想起《四百擊》中安東尼將偷來的牛奶瓶塞進懷里的場景);突然他停住了,因為發現自己撕毀了一幅橫跨兩頁的完整圖畫,隨后他試圖將它們重新拼合在一起,此時聲軌中傳來海怪的嘶鳴;最后,他抬起頭,皺著眉頭狠狠地盯著攝影機。

  顯然,這種并置意味著影片旨在刻劃一段成長弧線。而這段弧線將使這些問題得到解蔽:應該如何理解這些無言的場景中豐富的身體姿勢,尤其是少年對鏡頭的背離和直視?又該如何理解海這一關鍵意象,以及海怪嘶鳴這唯一可辨的劇情聲?或許應該首先澄清的是,將影片視作“中國的《鐵皮鼓》”是不恰當的。拋開于坤杰的實際年齡這一文本外元素(盡管它當然會是強烈在場的),就銀幕上小杰的生理和心理狀態而言,他是完全符合我們對兒童形象的“常規”認知的。況且這一形象對文本而言也是完全自洽的,它實實在在地講述的是小杰對成人世界的觀察、主動參與或被動卷入。跟《四百擊》和《一一》一樣,《少年與海》講述的依然是成長,而不是《鐵皮鼓》式的拒絕成長。

  而這段成長弧線的獨特之處,很可能并不主要來自于它奉獻了“華語電影中罕見的野性少年”,而在于它讓攜帶著某種創傷經驗的回憶和想象卷入到少年對世界的參與或碰撞中來,從而賦予影片某種華語電影中少有的性靈色彩。由此我們大致可以將影片切分為兩條線,一條是現實生活,另一條則是回憶或想象,前者是饒舌、清晰、日常的,而后者是沉默、多義、超現實的。在前者中,我們看到的是小杰與大舅、表姐的溫情,但更多的卻是底層生活的嘈雜、算計和無奈,它們最終將小杰帶到了這樣一種道德困境:是否要通過構陷貨車司機來“解救”姐姐和大舅、同時獲得自己渴望的《海洋百科》?

  而那個只存在于回憶或想象中的“海的彼岸”(英文片題“over the sea”)對小杰而言則具有雙重意義。它似乎首先構成對創傷經驗的超克,父母的遇難通過對海怪的浪漫想象保留了得救、去往另一個美好世界的可能性。這一彼岸世界還賦予小杰某種模糊卻頑固的倫理準則。它當然不是一個宗教性的超驗世界,卻真切地構成某種類超驗維度,使他在最終的道德困境中選擇了拒絕撒謊,也在海怪的嘶鳴聲中停止撕書。影片也因此呈現了兩條不同方向的精神運動軌跡,一條由日常的溫情向疲憊不堪、催討愈甚的現實困局不斷下降,最終形成對攝影機/觀眾的兇猛拷問;另一條則由背對攝影機的隱秘痛楚逐漸上升,最終在那段瑰奇華麗的廢船戲中抵達高點,所有的困惑和隱痛都在這里朝自由游走的攝影機敞開。

  這場戲最初的定場鏡頭中蘊含著一個微小卻驚人的細節,船頭的白字雖然有些許模糊,卻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船號“2682”。這是否暗示著這艘廢棄的船上曾經上演過一場驚心動魄的殺戮,而小杰父母遇難的原因并非天災而依然是屬人的罪惡?我們無從確認。但不管怎樣,它確實為整個場景投下了一絲恐怖和不祥的陰翳。而同樣確定的是,小杰將擾亂這艘船的用途,將其從可能的殺戮現場和廢墟改寫為樂園和一段精神之旅的甬道。按照意大利哲學家阿甘本的說法,現身于此的是一種褻瀆(profanation):在手段-目的的實用邏輯將事物和生命牢牢捕獲之處,褻瀆則通過挪用將它們重新解放出來,就像貓將紙團當作老鼠、從而展開一段無目的的純粹游戲一樣。事實上,褻瀆邏輯貫穿整個廢船段落,尤其體現在小杰那些模擬冒險家船長的身體姿勢中。

  事實上,這場戲也確實應該被理解為一段作為精神之旅的冒險,尤其是其中近乎六分鐘的長鏡頭。在一種緩慢、奇幻、近乎觸摸而非凝視的漫游氣氛中,生命中那些如謎般的人和事漸次現身于這一連續的時空體中:披拂的紅繩,風鈴聲,大舅在趕往父母的婚禮,“惡徒們”在放肆而淫蕩地大笑,隔壁屋坐著似笑非笑的花衣老太太,嬰兒出生了,蘋果散落一地,傻子被三個人壓在地上哭泣,婚禮上的賓客們在祝酒和歡笑,大舅聽聞父母的死訊,神秘的老人在枯枝叢中坐著,鳥兒在枯枝叢中流竄,而老年樂隊一直在奏著悠揚哀傷的樂曲......顯然,所有這些幽冥般的奇異意象都指向小杰的幻想,在其中他通過虛擬經驗的閃現獲得了對那些自己無從獲知的人與事的體認,也就某種意義上實現了對生命中不可解之物的解答。有趣的是,如果說影片前段小杰初次回家的那個長鏡頭恪守著新浪潮式的現實主義美學、在連續時空體的營造中“紀錄”著人物運動的話,廢船中的這一虛擬情境卻徹底瓦解了這一美學:在極具風格化的布景中,不同的人與物攜帶著各自的時間單子聚攏于當下,多重的時間性并置一起卻并不取消彼此,形成一個充滿強度的星叢。

  廢船冒險之后,小杰隨即迎來了最終的道德選擇。在此期間他曾對大舅說“我記住的,也不一定就存在”,但或許影片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恰恰是“我記住的,就確乎存在著”。事實上,回憶從來就不是“實在”過往的回歸,而是一種潛在性的現身,是一種永恒差異著的重復。而那個令小杰難辨回憶還是想象的類超驗世界,確實構成對他的持久召喚,也確實以紅繩、蘋果、傻子、樂隊與海等意象聯結到他的現實生活,并不斷地制造著后者的旋渦和彎曲。《少年與海》中不只有野性,更有靈性。

  《少年與海》影評(五):專訪導演孫傲謙:小杰就是現實版“哪吒”,沒有他就沒有少年與海

  10月20日,第三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正式落下帷幕。華語片方面,《熱帶雨》、《日光之下》、《海面上漂過的獎杯》分別收獲好幾項大獎,成為本屆最大贏家。除了這幾部以外,還有一部入圍“影展之最”單元的華語新人導演作品好評連連,這便是由頓河擔任制片、90后導演孫傲謙執導的長片處女作《少年與海》。

官方海報

  影片的故事其實很簡單。講述了在遼寧的鄉鎮,少年小杰(于坤杰 飾)為了完成學校作業——制作一副“大海”主題剪貼畫,而渴望得到一本《海洋百科》圖書。小杰自幼便和經營公路旅店的大舅(孫心福 飾)、表姐(李蔓瑄 飾)一起生活。本來買書的心愿即將達成,誰知飛來橫禍,全家的生活被打亂……小杰騎著車穿行在城鎮和鄉村之間,亦游蕩在現實與幻想邊緣,日子一天天過去,少年也被迫長大,對著大海訴說著孤獨與哀愁。

  票神君和這部電影也是特別有緣。16日下午的平遙首映場(也是唯一一場)一票難求,就連影廳的臺階上都擠著坐滿了人。映后,導演孫傲謙和小男主于坤杰(以下簡稱小杰)出場和觀眾交流。導演還在現場賣起了關子,讓大家猜測小杰的年齡,觀眾七嘴八舌地喊道:“7~8歲、8~9歲。”沒想到導演的回復讓大家都頗感驚訝。15歲!

《少年與海》國內首映

  說實話,一開始看著銀幕上的小杰,腦子里難免會想起《四百擊》的安托萬、《單車少年》的西里爾等角色,但當次日一早在高鐵站再次遇到他時,我便確定他就是獨一無二的東北小少年,也使得我對于本片創作幕后產生強烈的興趣,這才促成了本次和導演的對談。

  導演表示,最開始創作拍攝的初衷,可能只是為了表達一個小孩子想要得到書而沒得到的一種狀態,但實際上,最后促使他真正想拍一個少年與海的故事源頭點就在于小杰本人。

導演孫傲謙映后與觀眾交流

  其實近幾年來,華語電影已涌現出好幾部鮮活又有個性的現實兒童題材作品,像《八月》《西小河的夏天》《 旺扎的雨靴》《第一次的離別》等,但如果看過這部《少年與海》,你絕對會深深記住這個東北野性少年。

  那天從平遙回京的高鐵到站后,小杰又“嗖”的一下從我身邊竄過,我沒忍住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他沒有回頭。也對,說不定眼前的小杰已經忘記了銀幕上那位“小杰”,朝著另一片海奔去。

  買不起書就偷出來

票神采訪圖

  票神:您最開始為什么想要創作這樣的故事?

  孫傲謙:首先片中小孩的故事,本身是我自己生活當中的經歷。我小的時候由于家里條件特別差,我想買一本書。可是到了書店買不起,我幻想把它偷出來。但最后的結果當然是沒有偷出來。然后這個事情一直在我腦子里留下很深的印象,當時17年的時候實際上也是想寫成一個長片劇本,但可能礙于當時的能力條件有限,我就想要不就先搞成一個短片,然后就開始去寫這個劇本,我和我的聯合編劇安吉爾一起寫了這個短片故事。

  票神:片中少年這個最重要的角色怎么選中小杰的?

  孫傲謙:是我媽媽給我介紹了這么一個孩子,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都是同一個村子的,但是因為后來村子回遷之后就是我上大學了,所以沒見過他。我見他之前就聽了很多關于他的傳說,說他也不上學,看起來七八歲的樣子但其實已經十五歲了,每天騎著自行車就在村子里的大街小巷來回逛。有時候會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兒,就是偷人家點東西,砸人家玻璃什么的,反正就是特別淘氣。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混世魔王”。

官方劇照

  票神:見到小杰后對他第一印象如何?

  孫傲謙:我去看他的時候,他正好因為砸了別人家的玻璃被打了一頓,蜷縮在一個墻角里面看起來特別黑。我見到他第一眼就想:“天吶!怎么會有這么丑的小孩。”當時(兩年前)他還沒長開,眉毛、頭發都沒有,還是單眼皮,后來慢慢眼睛長開了一點。

  我就跟他先聊天,我跟他說的第一件事就是:“假如說你想得到一本書,我說你最喜歡什么書?”他說我最喜歡兵器類的,就玩那種什么槍炮,我說:“好,我說你要想得到這本書,書店有,但是你買不起怎么辦?”他說那我就偷出來;我說:“你怎么偷?門口有檢查的,你這一掃一過去,警報就響了”,他說那我就撕,我就一頁一頁給它撕下來。我就覺得他一下子給了我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意識到這個孩子可能是冥冥之中老天賞給我的,一個讓我完成這個作品的一個孩子。

官方劇照

  票神:表姐這個角色是怎么確定下來的?

  孫傲謙:當時是在海選過程中,制片人把這個劇本給到了他們公司(陳坤、周迅聯合創辦的東申未來),然后李蔓瑄(東申未來旗下藝人)看到了這個劇本,她就特別的喜歡。當時我還挺驚訝,覺得蔓瑄的這種氣質怎么會喜歡這樣一個劇本,后來一聊發現她真的就是喜歡這個故事和這個角色。然后我覺得她特別適合的一點在于,如果看過片的觀眾就會發現,我刻意會把表姐這個人物寫的稍微跟環境抽離了一些,我是想她一方面在這樣的一個比較底層、殘酷、粗糙的生活環境里面,她內心其實是很急切地想要離開這里。

  票神:這部影片從創作到拍攝完成經歷了多久?

  孫傲謙:劇本完成是在17年底的時候,其實當時就想拍成一個長片,但我們當時條件特別有限,全組一共不到十個人,都是一些好朋友來幫忙,就只好先拍了一個片段想著以后再去找投資。沒想到后來很幸運,我投了上海電影節的WIP(制作中電影項目),當時的反饋還比較好,后來就找到了制片人頓河,他幫我投到江老板(安樂影業總裁江志強)的“A.R.T.文藝片計劃”,然后拿到了投資。

  其實從17年拍完短片到18年10月份開機這段時間,一年的時間我都跟小杰在一起。我后來重新去觀察他生活里面的東西,觀察他會說什么話,做什么事,會想什么樣的東西,然后把原來的劇本又按照他重新豐富,然后大概是18年9月份劇本才定稿。

  蘋果便宜又易滾動

官方海報

  票神:第一次拍攝長片,在現場如何指導大量的非職業素人演員?

  孫傲謙:在拍攝過程當中,我沒有給他們看過任何劇本,因為他們本身他們有的人不識字,或者說識字的可能也看不懂劇本。然后我們劇組所有人從開機一直到關機,每天都跟他們生活在一起,我們的早午晚三餐和拍戲間歇一定都是跟大舅他們在一起,一定程度上他們慢慢就習慣了。

  整個拍攝我們從來不走戲排練,而是直接待機就開始實拍,拍的過程當中,前幾條大家都像在玩一樣,因為肯定都準備不充分。但是實際上五六條下來之后,慢慢我們就找到了規律,找到了孩子和其他的非職業演員大致的一個行動軌跡和表現方式。我們要做的就是捕捉他們本身的真實狀態,我更多的可能是在引導他們,而不是說給他們一個限定的框架。

  票神:那小杰呢?在現場不配合的時候怎么辦?

  孫傲謙:之前映后可能還有觀眾覺得,片中的小杰這個角色表演特別刻意,痕跡特別重,太成人化。但其實我真的要非常坦誠的說,我們只拍出了他現實狀態的十分之一。他本人的要遠比片子里還淘氣和成人化。在拍攝的時候,他會經常和我們談條件,如果不滿足他,他會裝哭裝困裝睡覺。我們每天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跟他周旋。(笑)

官方劇照

  票神:片中有許多日常生活化的細節,比如蒸饅頭、吹頭發、洗腳等場景,您是怎樣設想將這些加進劇本進而視覺化呈現的?

  孫傲謙:首先一方面是,我本身的生活環境就是那樣,我小的時候大把的時間都在那里生活,然后很多的細節都是我生活當中目睹過的。還有一方面就是,我覺得其實我們生活當中有很多特別詩意的一些瞬間。這個片子其實故事很簡單,就兩條線索:小杰想要得到一本書,然后大舅讓他做假證,以此誘惑他作為交換;然后另外一條線就是他對于父母的回憶和幻想的破碎。我們之所以把所有的故事都去戲劇化,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想聚焦到小杰這個人物上,聚焦到他的一個生活狀態和模式。

  票神:影片的色調前后對比明顯,您和美術師是如何溝通的?

  孫傲謙:拍攝前我就跟攝影師和美術師溝通過想法,希望這個片子前后呈現出兩種不同的色調。前面可能偏陽光明媚,后面可能偏陰郁寒冷,就是一方面浪漫,一方面殘酷。如此設想也是因為這個故事本身,小杰前半部分的生活更多地在展現他的生活狀態,就是一個天真浪漫的孩子。但是隨著后來不斷的事情的變化,他的世界開始被加入很多成人的東西。所以整個色調也要有發生變化,這始終是跟著人物走的。

  我們前半部分基本上都在晴天的時候拍攝,后半部分都在陰天的時候拍攝,本身環境里的顏色其實就是那個樣子,只是在拍攝的時候其實有做取舍,比如拍前半部分的時候,我們會刻意把一些冷色調的東西從畫面里拿走,然后到后半部分的時候會把一些比較乍眼鮮艷的東西拿掉。

  票神:為何選擇紅色系?

  孫傲謙:在片子里我就是想用紅色賦予小杰對于父母和故鄉的一個顏色的回憶,然后同時他把表姐的東西投射到他的回憶里,姐姐穿紅色的衣服。一方面,她是想要離開這個環境。另外一方面,在我們那邊的旅店,里面的女孩一定都是穿了大紅大綠,本身就起到了一個招攬顧客的作用,所以小杰也把表姐的紅色投射到了自己父母的紅色里。

官方劇照

  票神:蘋果可以說是影片中的重要線索,您在創作時是如何設想的?

  孫傲謙:其實很多人看完之后都問我,片子里的蘋果、紅線、紅裙子等這些是不是特殊的隱喻意象,但其實真的都沒有。我覺得電影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它能勾起很多關于生活當中那些美好的瞬間。這些東西就是你記憶里原本存在的東西,它只是起到了一個勾起回憶的紐帶作用,是兩條線索交接時類似于鑰匙一樣的東西。

  包括蘋果在內,用它的原因就很簡單。第一,我們當地盛產蘋果,它便宜。我們原來劇本里寫的是草莓,但是草莓在我們拍攝的那個季節它特別貴,蘋果有的是,隨便拍;第二,蘋果容易滾。蘋果滾的時候能出現我想要的動態效果,別的水果可能滾起來不太方便,沒有那么多的大家所謂的隱喻性的東西。

  還有就是,蘋果是因為我很小的時候,我們家門口有一場車禍,可能是我意識當中見到的第一場車禍。我在門口玩,然后突然一聲巨響,一輛車被撞飛。我記得特別清楚,是因為我們住的房子在路的更下面一點,它其實有一個坡度,所有的蘋果就從上面滾了下來,滾到我的腳邊。那一刻從我的意識里,我一直覺得蘋果就是危險的象征,就預示有一些不安定的東西出現,所以我可能很本能的把這個東西放到了創作拍攝當中。

  拍電影就是尋找答案

官方劇照

  票神:有觀眾認為這部電影有很強烈的魔幻現實風格,您怎么看待?

  孫傲謙:現實生活中的小杰本人,每天就是一個瘋瘋癲癲、樂樂呵呵的狀態。我記得跟他剛認識的時候,那會兒還沒開拍,他跟我說他經常騎自行車到各個地方玩,然后他有十多個好兄弟,他們有的時候每個人拿十塊錢,然后到哪個爛尾樓樓頂或者河邊,大家一起去聚餐,當時感覺他是一個特別江湖氣、能呼風喚雨的人。

  然后我就特別好奇,有次跟著他一起去看他的那些朋友,但后來走了一圈發現根本沒有見到任何人,他就跟我說我的朋友可能今天沒來,他們可能上學或者怎么樣。所以也許這一切都是他臆想出來的,他平時就是一個自言自語的狀態,我覺得這個可能是直接啟發我去拍一些魔幻段落的一個原因。

  還有就是我們都經歷過童年有自己的心事,那在小孩的世界里,可能更多時候都專注于自己的那些事情,外界發生的變化他能感受到,但對那些都是一知半解的,他只能通過碎片化得到外界的信息,然后勾勒出自己認為的周圍環境的印象。但實際上他最關注的仍然是自己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這也是我可能會選擇用一種偏魔幻的方式去拍這樣的東西。

賈樟柯、馬可·穆勒、趙濤、王懷宇與《少年與海》劇組合影

  票神:平遙映后您回答觀眾提問時說道:“小杰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安托萬,但我永遠成為不了下一個特呂弗”,您怎么看待觀眾拿這部跟《四百擊》來比較?

  孫傲謙:首先我得先澄清一個事情,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我確實受到了很多大師導演的影響,而且我一點都不排斥,但是必須要先解釋一下,就是關于《四百擊》。特呂弗的的很多電影我都看過,但是《四百擊》我真的真的沒看過,但我知道這部最經典。因為我們在上課的時候,或者說在一些網絡媒體上經常會看到它最經典的的一些場景,比如奔向大海、直視鏡頭這樣的段落,我覺得大家可能會覺得,比如在海邊的單個鏡頭,或者結尾的直視鏡頭會覺得可能跟《四百擊》像,但是我覺得所謂的像與不像,可能在于更深層次的東西,而不僅僅是表象。

  首先我不排斥這些大師對我的影響,我特別喜歡看電影,我也特別愛電影。我喜歡塔可夫斯基、安哲、賽爾喬·萊昂內、科波拉,喜歡當代的錫蘭、薩金塞夫,包括大家可能說的最多的庫斯圖里卡,這些導演我都很喜歡。我覺得他們給了我很多的影響和啟發。

  其實不是說我要拍一個庫斯圖里卡的鏡頭或者塔可夫斯基式的鏡頭,更多的情況應該是因為我受到這些影響我腦子里可能形成的那種東西,他就很自然的我去拍這個東西,他就會流露出一種感覺。不是因為我想去這么拍而這么拍,而是因為是我去拍,所以我一定會拍出這樣的東西,我是這么理解的。

官方劇照

  票神:拍攝完這部對您接下來的創作有什么收獲或啟發?

  孫傲謙:當然這一部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在拍攝過程當中去總結一些經驗,找到一些答案方法,在下一部當中盡量去把這些接受到的東西一步一步地形成自己的風格,去做到更成熟克制、更直接有效,我覺得這是我需要進一步去努力的。我下一部可能想拍一個體量更大一點更完整一些,然后會有更多嘗試的東西,以及在視聽風格上,我會更去努力去找到屬于自己的一個風格。

  票神:還會繼續找小杰來出演嗎?

  孫傲謙:如果有合適的角色我會去考慮,但是還是要看小杰自己。因為他已經慢慢長大,他應該有自己的一個選擇權、決定權,包括其實不是說給我演戲,而是說他到底愿不愿意去做演員,將來愿不愿意走這條路。私心來講,我覺得短期內,可能我會讓小杰盡量遠離銀幕,因為他現在還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認知觀。我覺得還是讓他開開心心的,單純的成長會更好一些。

  票神:這部影片計劃什么時候在國內上映呢?

  孫傲謙:目前還沒有上映計劃,當然我們的出品方和制片方會安排這些事情。當然作為一個創作者來講,我肯定是希望影片能夠早日跟觀眾見面。

導演孫傲謙、主演于坤杰及出品方代表頓河、何韻明
文章標題: 《少年與海》好看嗎?經典影評錦集
文章地址: http://www.xykjsm.com/article-95-218742-0.html
文章標簽:影評  好看  少年

[《少年與海》好看嗎?經典影評錦集] 相關文章推薦:

Top
九游论坛网页版 - 九游论坛官网首页